天津市滨海新区两化融合服务平台
联系我们

天津市滨海新区智能制造创新推进联盟

地址: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第二大街

融科大厦915

产业典型案例
当前位置:主页 > 产业典型案例 >

制造业如何数字化?看GE转型之路的启示

时间:2019-12-20 17:04   来源:赛迪智库   作者:admin   点击:89
 
 
当前,在数字化大潮下,各行各业都在进行数字化转型,发展产业互联网。而以改造优化工业制造领域为核心的工业互联网成为产业互联网的重要组成部分,未来也应该成为产业互联网的主战场。为什么这么说呢?

一方面,我国是制造大国,但大而不强。中国制造业500强的利润率已从2010年5%的高位,跌到了近年的2%左右。过去制造业的粗放发展之路已走到尽头,需要借助数字化和智能化降本增效。而且,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廉价劳动力已不再是中国制造的竞争力,互联网、AI、物联网等数字技术手段成为被寄予厚望的突破口。

另一方面,制造业是根基,从整个产业链条看,任何一个产业都与制造业有关联,例如零售业数字化,需要和产品供应商打通、联网,如果产品制造企业没有实现数字化或数字化不彻底,也会影响到零售业。

也就是说,制造业数字化程度最终会影响到产业互联网、乃至数字经济、数字中国建设。归根到底,制造业的数字化是产业互联网链条上极其重要的一环。

事实上,从全球范围看,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已成为制造大国竞争的新焦点,发展工业互联网也已然上升国家战略,成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助推器。

然而,目前整体看,互联网、金融、电信、零售等服务业的数字化转型成效较为显著,而制造业的数字化要相对滞后、缓慢,制造企业数字化积极并不高。原因在哪里?

这应该与我国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发展工业互联网还处于起步发展阶段有关。仅从对工业互联网姓「工」还是姓「互」的争议,就可以看出工业互联网还没有走出概念探讨阶段,数字化的价值还没有得到工业企业的普遍认同。

从全球数字化转型的先驱GE,在去年进行的数字化战略调整可以看到,从全球来看,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都处于初级阶段。

GE的数字化:由激进大胆转为谨慎务实

GE作为一家伟大的工业公司,也是数字化转型的先行者。这家公司在完成自身数字化转型后,把数字化转型经验对外推广,数字业务发展成为战略性业务。2013年,GE推出了全球首个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Predix成为中国乃至全球数字化企业学习、关注的对象。

GE将Predix比喻为「工业的操作系统」,希望打造面向工业的开放平台,吸引第三方开发者和客户入驻平台,创造出生态效应,然后通过提供、运营面向工业领域的云平台来盈利。

由于多年在航空、能源、电力、医疗等行业的经验和数据积累,Predix平台内部集成了一些针对飞机发动机引擎、医疗数据、能源数据等的算法和模型。GE及合作伙伴还基于Predix平台开发部署了一系列工业APP应用,包括计划和物流、互联产品、智能环境、现场人力管理、工业分析、资产绩效管理、运营优化等。

Predix基本实现了对工业互联网平台主要功能的全覆盖,具有广泛的功能来处理各种工业应用。Predix还强调平台的开放性,提供各种框架和API接口,并且大力发展生态,让更多有Know-How(专业知识)能力的伙伴加入进来。这种模式,符合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方向。

目前看来,Predix无论是在技术架构的领先性、功能服务的全面性、行业应用的覆盖度,以及业界的影响力等方面都要领先于同行。然而,这样领先全面的平台,也不能所向披靡。GE在发展过程中,也走了弯路。

GE为自己设计的数字化业务发展路径为「三段走」:GE For GE、GE For Customers、GE For World。业界专家普遍认为这个路径很务实,技术上也合理。

无论是自身的数字化转型,还是基于深厚的行业知识,结合信息、网络、分析等综合性技术为客户提供增值服务,可以说,GE的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都是成功的。初尝数字化业务成功甜头,让GE愿景膨胀,开始横向跨界,推动实现「GE For World」。

时任CEO的伊梅尔特面对全球工业界喊出了一句响亮的口号:「GE昨天还是一家制造业公司,一觉醒来已经成为一家软件和数据公司了。」在此番愿景驱使下,GE大力招兵买马,投资工业互联网。由于在第三阶段「GE For World」推出过早、走得太快,Predix没有带来预期的财务回报。

显然,第一步和第二步是GE熟悉的行业领域是相对容易掌控的,但对于最后一步「GE For World」的跨界,并不是那么容易达到,需要对跨行业工业知识有足够准备,因为不同行业发展阶段和需求千差万别很难覆盖。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激进的数字化战略导致GE数字业务连年亏损对整体业绩造成了拖累,股价惨遭腰斩,其股票在2018年被移出道琼斯工业指数。

2018年,新任CEO上任后的第一个大动作就是拿数字化业务开刀。2018年12月,GE宣布剥离数字化业务,成立一家独立运营的工业互联网公司,这个新公司将拥有自己的品牌、股权结构。

根据GE公告,新公司将全球工业客户群为基础,为资产密集型行业提供软件服务,聚焦发电、可再生能源、航空、石油和天然气、食品和饮料,化学品,消费品和采矿行业。

可以看到,如今,Predix的平台定位本身没有变化,但业务收缩至服务自身的核心业务为主,客户也更为聚焦,策略较之前的激进大胆变得更谨慎务实。

先行者GE 数字化发展之路,它的成功经验和挫折教训,对我国制造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具有借鉴和启示意义。

行业鸿沟难以跨越,任何一个平台都不能包打天下

出于对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前景的看好,无论是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以华为、用友等ICT企业,还是以航天科工、三一重工、富士康等工业龙头企业,都争相进入这条新赛道,推出自己的平台,推动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

以BAT为例。BAT在去年纷纷调整组织架构,腾讯更是扛起产业互联网大旗,提出「互联网的下半场属于产业互联网」,并将工业列为产业互联网的主战场之一,从垂直行业和区域两个方向构建工业互联网平台;阿里构建ET工业大脑;百度则打造了百度云天工智能物联网平台。

每类企业因出身不同、对工业制造业数字化的理解不同,各自优势和路径也不同:以航天科工、海尔等为代表的企业,本身就是制造企业,对生产制造流程熟悉,但弱势是缺乏互联网基因,云计算技术底子相对薄弱;而腾讯、阿里等IT互联网企业,在互联网和云计算技术上具有优势,但对工业制造业的逻辑和痛点了解不深。

可以说,任何一家数字化平台企业,都不能包揽解决制造企业数字化的所有问题。

制造业「水很深」,不同细分行业差异很大。制造业的数字化,需要技术与每个细分行业领域的know-how深度融合,这对外行人来说,很难掌握。你拿出一个智能工厂整体解决方案,不单意味着你要具有软件开发能力,还包括给企业设备改造,设备连接,得有对制造控制场景的深入了解。

像GE这样工业巨头跨界进入不熟悉的行业领域都不顺利,更何况出身IT或互联网的通用数字化平台?所以,任何一家数字化平台企业都需要懂制造、懂know-how。

同时,懂制造的企业也需要互联网、云平台企业的支持。正如GE与微软Azure、AWS结盟推动制造业数字化;还比如腾讯与三一重工合作打造了根云工业互联网平台,腾讯还携手富士康打造了一个跨行业、跨领域的工业互联网平台。

任何一家平台企业,掘金制造业数字化都不可能单打独斗,制造业巨头和IT互联网巨头将以各自的优势联合起来才是最佳选择。

再从技术交付落地的角度看,数字化平台企业不但要与横向领域的提供不同产品技术的平台合作,还要与垂直各细分领域的服务商合作。

由于不同制造企业需求「千企千面」,数字化解决方案的交付是很大的挑战。而且制造企业大多常年埋头生产工作,对新技术无暇顾及,不具备将数字技术与传统工业相衔接的能力。为此,不同垂直各细分领域的服务商(ISV)的价值凸显,这些服务商将成为各平台企业的重要生态伙伴。

例如:GE的Predix就聚拢了强大的应用生态伙伴,提供应用交付;腾讯的SaaS生态“千帆计划”,整合腾讯云、企业微信、腾讯SaaS加速器等内部资源,联合外部40余家SaaS企业,共建应用生态。

总体来看,如果说消费互联网是赢者通吃、竞争大于合作,产业互联网则是玩家分散,不同细分行业里会出现不同的服务商,合作大于竞争,任何一个企业都不能包打天下。

制造业数字化是个慢工程,应从解决痛点问题入手

目前,制造企业普遍利润较低,赚钱不易,他们数字化转型的目的就是帮助自己解决问题,带来降本增效。

GE推动制造业数字化战略成功的关键在于,它推出Predix之初就很清楚:平台是为了更高效、更简单的开发各类工业应用,解决各类工业问题。也就是说,Predix是为应用服务的,解决问题才是根本。

在Predix平台上具有广泛的功能来处理各种工业应用。这些应用针对的不是我们耳熟能详的MES、ERP、PLM等传统IT类应用,而是为各类工业设备,提供完备的设备健康和故障预测、生产效率优化、能耗管理、排程优化等应用场景,采用数据驱动和机理结合的方式,解决传统工业的质量、效率、能耗等问题。

以Predix为东方航空提供的数据服务为例。GE与东方航空共享各自掌握的海量数据,利用GE在大数据分析技术以及在发动机领域的能力,帮助东方航空提高飞行安全管理水平、降低燃油消耗和排放,以及有效应对引发计划外维修与在翼时间等问题。

目前国内工业互联网平台很多,但应用太少,尤其缺乏直击痛点的应用。这是制造企业普遍对工业互联网并不感冒,对各种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接受度不高的一大主要原因。

其实,对制造企业来说,他们不太关心平台和数字技术本身,真正关心的是能否为自己解决问题,尤其是解决痛点问题。

比如,现在企业对产品质量的精细化要求越来越高,如何发现细微瑕疵、检测复杂缺陷和减少人工判片,成为困扰生产企业多年的痛点难题。腾讯推出的AI人工智能能辅助检测系统就是为了解决此类难题,该系统已用于商飞复合材料检测,使得检测时间和成本大为缩减, 整体缺陷检出率提升到99%。

我国制造企业发展水平参差不齐和需求差异,决定了数字化转型不可能一步到位;制造企业更务实,「急制造企业所急」的务实数字化方式更易被制造企业采纳。

对于普遍缺钱缺人的中小企业来说,上云是帮助它们节省成本的数字化捷径。比如,腾讯云已经走进烟台等多个城市,结合当地制造业的需求特点,搭建了地方工业云平台,助力中小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

对于有实力和数字化基础较好的企业,可基于大数据与人工智能,进行流程优化进行科学决策。而数字化的最高层次才是自动控制、无人工厂。

制造业的基本物理属性也决定了制造业的数字化急不得,需要渐进、稳行,不可能像消费互联网那样,可以快速部署,爆发增长。

从本质来说,制造企业是数字化的主体,数字化只是工具、手段。制造业如何数字化,最终还是制造企业说了算,任何一家数字化平台企业想「大包大揽」都不现实,而像腾讯的「数字化助手」角色定位倒很务实。

(版权归原机构和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上一篇:精彩PPT:国外大型制造企业数字转型典型实践    下一篇:富士康的工业互联网转型之路

相关新闻